上汽营销经理等3人出资10亿 入股智己汽车持股10%

智己汽车由上汽集团倾力打造,但其股权结构混乱不堪,疑点多多。

根据公开披露信息,智己汽车由上汽集团、阿里巴巴、张江高科合资成立,注册资本100亿元,其中上汽集团占股比54%、张江高科和阿里巴巴各自占股比均是18%;自然人贾迅持股5.049%;另外两个自然人焦樵和屠慧持股4.8999%。

另根据上汽集团人事资料,2017年上汽大众的一名实习生名叫贾迅;焦樵曾任上汽乘用车名爵品牌营销部名爵内容营销科经理,现任智己汽车用户主理人;屠慧曾在上汽乘用车营销数字创新中心任职,现在智己担任何职位还不确定。

换言之,上汽集团三名中基层员工出资近10亿元,入股智己。

上汽营销经理等3人出资10亿 入股智己汽车持股10%

股权结构混乱,上汽中基层员工代持股?

根据天眼查信息,上海元释汽车科技合伙企业(有限合伙)(简称上海元释)和上海元稔汽车科技合伙企业(有限合伙)(简称上海元稔)分别持有智己股份5.1%和4.9%,对应官方宣布的员工持股平台和用户权益平台。

但上海元释和上海元稔的股权结构并不简单。首先,上海元释的股东包括上海元释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以及陈兴灿、常远祥两个自然人,其中,上海元释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持股99%。其次,上海元释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持有上海元稔0.002%股份,上海元稔剩余股份由上海智己与我汽车科技有限公司持有。

上汽营销经理等3人出资10亿 入股智己汽车持股10%

这个上海元释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是什么来头?

公开资料显示,上海元释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由自然人贾迅完全持股,公司监事为朱睿。朱睿曾是上汽乘用车组织发展高级经理。贾迅的身份很神秘。查阅所有有关上汽集团的资料,只有2017年上汽大众的一名实习生与贾迅同名同姓,但不清楚是否为同一个人。

同时,上海元释的另外两名自然人股东陈兴灿和常远祥也均是上汽集团员工。陈兴灿曾任上汽集团质量与经济运行部经理,常远祥曾任上汽乘用车产品规划部名爵品牌产品规划经理。

上海元释的注册资本高达5.1亿元。陈兴灿和常远祥分别认缴出资255万元,而上海元释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注册资本仅为1万元,却对上海元释认缴出资5.049亿元。

上汽营销经理等3人出资10亿 入股智己汽车持股10%

至此,智己员工持股平台——上海元释的股权结构已清晰。作为上汽集团中基层员工,陈兴灿和常远祥已率先入股。而由神秘的贾迅持股的上海元释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或将在日后开放其它员工入股通道,也可能将作为智己未来引入高端人才的期权池,但如何开放入股还不得而知。

再来是上海元稔,其绝对控股股东上海智己与我汽车科技有限公司明显与智己高度关联,且该公司的股东是焦樵和屠慧两个上汽集团在职员工,分别占股90%和10%。

作为用户权益平台,上海元稔与上海元释一样,仍由上汽集团中基层员工持股。

上汽营销经理等3人出资10亿 入股智己汽车持股10%

按照官方介绍,智己用户权益为“智己汽车拿出创始轮投资中的4.9%股权收益作为背书,应用区块链技术,发行3亿枚“原石”对应上述股权的资产收益,智己汽车会根据用户持有的“原石”数量,以约定的规则和方式,将该部分股权收益对价反馈用户。意味着户获得的“原石”除用于产品软硬件迭代外,还可共享企业升值红利。

智己就差直接说“我一定会上市了”。然而,在最近的用户权益传播声明中,智己称“原石将可被用于兑换各类硬件,及软件空中升级服务”,已没有股权收益部分。

这意味着一旦智己上市,上海元稔的持股人将大概率实现财富自由。但蹊跷的是,上汽集团很难对几个中基层员工如此慷概,他们大概率是代持股。

帮谁代持呢?或许只有参与智己资本博弈的局内人知道。

上汽营销经理等3人出资10亿 入股智己汽车持股10%

阿里或招致潜在长期风险?

在上汽集团希望智己一飞冲天,创造又一个资本神话的时候,可能谁都没有想到合作伙伴阿里巴巴将带来更大风险。

去年11月,蚂蚁金服IPO被监管部门叫停;去年12月,国家对阿里巴巴立案调查,随后四部委再次约谈蚂蚁金服;今年1月,智己品牌正式发布,两款新车型亮相。

上汽营销经理等3人出资10亿 入股智己汽车持股10%

显然,智己项目由上汽集团、阿里巴巴、张江高科三家公司谋划已久,已是箭在弦上,但阿里巴巴踩红线带来的潜在巨大风险或让上汽集团始料未及。更令上汽集团寝食难安的是风险将在未来很长一段时间与智己同行。

面对这种情况,上汽集团当然得做出权衡。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福建私家车俱乐部 » 上汽营销经理等3人出资10亿 入股智己汽车持股10%

分享到: 生成海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