响彻山林的奋斗壮歌——来自闽西长汀的水土流失治理典型经验报告

初冬的闽西长汀,汀江水清,卧龙山碧,茂林深处鸟鸣声声,古城墙上游人如织,一派绿意盎然、生机勃勃的景象。

昔日长汀深受水土流失之苦,一度被形容为“山光、水浊、田瘦、人穷”。绿色嬗变的背后,是习近平总书记对长汀水土流失治理工作的亲切关怀和亲自推动,是当地干部群众几十年如一日的苦干实干。

从“秃岭荒山”到“绿水青山”再到“金山银山”,长汀的变化一山更比一山高,长汀人的日子一年更比一年好。长汀的奋斗谱写了一曲响彻山林的壮歌,贡献了一份当代中国生态文明建设的生动答卷。

牢记嘱托复绿“秃岭荒山”

走进位于长汀县河田镇露湖村的水土保持科教园,一株枝繁叶茂的香樟树引人注目,树旁的石座上,刻着七个大字:习近平同志亲植。

长汀地处福建西部,古称“汀州”,是绵延千年的历史文化名城和著名革命老区。国际友人路易·艾黎曾盛赞长汀是和湘西凤凰齐名的“最美山城”。但近代以来,因地形地貌和人为破坏影响,长汀成为我国南方红壤地区水土流失最严重的县份之一。

“……在那儿,不闻虫声,不见鼠迹,不投栖息的飞鸟;只有凄怆的静寂,永伴着被毁灭了的山灵。”这段描述,即出自上世纪40年代位于长汀河田的福建省研究院土壤保肥实验区工作人员的笔记。

“草木不植成,国之贫也”。新中国成立以来,福建各级党委政府和长汀人民对“穷山恶水”的改造从来没有停止过,但因为缺乏持续、系统、科学的治理,成效不彰。据1985年卫星遥感普查,长汀水土流失面积达146.2万亩,占全县国土面积的31.5%。

习近平总书记长期关心关注长汀水土流失治理工作。在福建工作期间,他先后5次赴长汀调研,持续推动水土流失治理;到中央工作后,他又两次作出重要指示,强调“进则全胜,不进则退”,要持续加强长汀水土流失治理。

在各级各部门的大力支持下,长汀广大干部群众探索出符合实际、行之有效的“党委领导、政府主导、群众主体、社会参与、多策并举、以人为本、持之以恒”的28字水土流失治理“长汀经验”。

“开门见绿、行路见荫”。今天的长汀,水土流失面积从1985年的146.2万亩下降到31.52万亩,水土流失率下降到6.78%;森林覆盖率达到80.3%,鸟类恢复到300多种。水土流失治理取得决定性胜利,自然生态系统得到历史性改善。

今年,长汀的水土流失综合治理与生态修复实践,成功入选联合国《生物多样性公约》第十五次缔约方大会生态修复典型案例。

勠力同心守护“绿水青山”

1986年,山东姑娘马雪梅嫁到了长汀濯田镇园当村。1999年,她响应县里号召,承包了一片150多亩的山林,当时山上除了乡镇干部集资种下的板栗苗外,只有几棵“老头松”和零星的杂草。

梅雨季节一到,山上小河淌,山脚挂瀑布。天晴后,山上的路又被晒得烫脚,板栗苗枯死了大半。有工人开她的玩笑:“吃到你家的板栗,估计要等我们拄上拐棍了。”

为了节省化肥成本,马雪梅买了吸粪车四处收集农家肥,让她惊喜的是,虽然自己身上臭烘烘的,山地却变肥沃了。在技术人员的帮助下,她又在果园里养起了猪和鸡,探索出了“猪—沼—果”循环种养模式。

经过20多年的艰苦努力,马雪梅家的果园已经发展到600多亩,部分还进入了丰产期。算上3000多头猪和4万多羽河田鸡,她的年综合收益超百万元,吸纳十多名乡亲就业。

长汀的治荒史,再次证明了人民是真正的英雄。

在长汀三洲镇戴坊村的红旗岭上,每到油茶剪枝季节,人们就能看到一位用嘴巴咬着折断树枝的中年汉子满山转。他就是被称作“断臂铁人”的残疾人治荒典型兰林金。

因为一场事故,兰林金双臂高位截肢、左眼失明。但当过兵、不服输的他硬是做到了生活自理、生产不丢。2010年,在别人认为他“发疯了”的诧异中,他承包下了红旗岭2000多亩曾经发生过火灾的荒山。

兰林金从小见惯了“一场大雨、河田不分”的水土流失景象。15岁那年,“光头山”上的泥水一冲而下,摧毁了他家即将上瓦的新土房,一辈子积蓄打了水漂的老父亲因此郁郁而终。

如今的红旗岭,已是一片绿色。2000多亩荒山一半种草封山育林,一半是油茶、黄梨、脐橙等经济作物,每年能带来10多万元的收入,老兰家在山脚下盖起了三层小楼房。

“治一方水土、富一方百姓”。福建龙岩市委书记李建成说,随着荒山重新披绿、治理成效显现,长汀各地包山大户、种养行家、致富能人越来越多,广大群众成为水土流失治理和乡村振兴的主体和力量源泉,全社会的生态保护与绿色发展氛围越来越浓厚。

接续奋斗迈向“金山银山”

光秃秃的“火焰山”曾是老一辈长汀人见惯的景象。而今,在长汀三洲镇的汀江国家湿地公园内的一片绿色林海中,村民张平专门用钢筋水泥造出了约5000平方米的红色假山和“荒漠”,成为当地一景。

张平之前在村里经营着一家机砖厂,走的是就地取材的粗加工路子,2014年,随着生态管控趋紧,他下决心投入400多万元把机砖厂改成了生态农庄,又种植了100多亩的香樟、桂花、罗汉松,搞起了生态休闲旅游。

“过去连生态都没有的地方,现在却能靠生态赚钱了。老百姓靠山吃山,以前越吃越苦,现在越吃越香。”张平感慨道。

三洲镇党委书记汤钦洪说,下一步镇里将依托湿地公园、古村落等资源,以“绿起来”带动“美起来”“富起来”。

目前,长汀仍有30多万亩水土流失地,零星分散、土地贫瘠、后续治理难度大。已经复绿的百万亩荒山中,近八成植被为马尾松针叶林,水源涵养功能低、抵御自然灾害能力弱,仍存在二次退化风险。

此外,作为内陆山区和革命老区,长汀基础设施欠账较多,经济社会发展相对滞后,在产业培育、资金筹措、人才引进、农民增收等各方面仍存在困难和短板。

“长汀将继续推进水土流失精准治理、深层治理,巩固治理修复成果;创新生态文明建设和‘两山’转化体制机制;将‘产业发展生态化、生态建设产业化’与巩固脱贫成果、乡村振兴和革命老区县振兴相结合。”长汀县委书记赖进益说。

冬日暖阳下,长汀丰盈美丽生态农场的3000多亩果园中橙黄橘绿,矗立其间的十个大字格外亮眼——“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

“今年产值可达到500万元,明年可突破1000万元。”农场负责人沈朝树说。(新华社福州12月9日电)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福建私家车俱乐部 » 响彻山林的奋斗壮歌——来自闽西长汀的水土流失治理典型经验报告

分享到: 生成海报